末曰

墙头太多列个表吧~
小说:瓶邪,顾飞,全职伞叶周叶
日漫:亮光,海城,大豆,学园双娇娃【这个是超爱不过太冷了】,土银,一拳超人 杰埼,1827,封神杨太【←这个也冷哭了】,王样老师,赤新
欧美漫:蝙超,丁丁历险记
各类剧集:福华,SV LexXClark,ST KS,无间双龙
国产剧:9475鼠猫,The Red 徐天,小李飞刀,沙海吴邪,无证之罪
电影:速激DB,MI4 EB,鹰眼,天塌S00,星战枪棍,无双复问,毒埃
游戏:生化危机,古墓,东方project
霹雳:漠御
抬头一看爬了好多墙
以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吃RPS,不吃RPS,不吃RPS】【友情向可以,其他还是免谈吧】

【探鹰】【无授翻】Clint Barton收到的五个匿名生日礼物(二)

 Five anonymous birthday presents in the life of Clint Barton (and one time he knows exactly who it's from)by sirona for torakowalski 


依旧,无授权。。。翻完去要,如果作者不同意就撤文。。。。

很可爱的故事,中学AU!的clint和coulson,还有Steve Natasha和Bucky、Tony、Bruce串场,还能看见作为大学校长的X教授和Tony的监护人Fury。总之是超级可爱的设定啦!Phil的行为简直是斯托克哈哈哈哈哈哈哈


弃权声明:原作属于漫威,故事属于作者sirona,某只有爱和牛津词典!!!一切不顺畅不舒服都是某的错!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正文================

3.17

这......并不是他打算用来过生日的方式,Clint想着,脸朝上躺在监狱牢房的长凳上,他的头枕着Bucky的大腿而腿则横着叠在Steve的大腿上面。然后,再一次,没准他会在更糟糕的地方,更有可能的是被更糟糕的人包围着。

Steve左眼上的淤伤变成了污紫色,Clint每次看见都要畏缩一下。这家伙根本挡不住。你得对这伙计的胆量敬畏无加。他已经放弃了着魔一般地戳弄那块淤青并为此而畏缩,但这只是因为他的手不能自由地移动。Clint下定决心不要去看自己身旁长凳上,Steve的手安慰性地与Bucky的手紧紧攥在一起,手指互相交缠。这是他能给他们最起码的隐私啦,尽管他们明显地并不在意他是不是看着。

Bucky开始哼起了某个熟悉的曲调,声音因为早前的喊叫而嘶哑,他当时正被两个混蛋毫不留情地按在沥青马路上,只能大声叫喊来警告Clint和Steve。那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打斗。但是,这并不是眼看这群人渣抓着小Peter Paker往死里打的理由。他们谁也不会后悔于自己的选择,就算这让他们流落到如今的境地。Clint似乎已经养成了这么个习惯。他强压下自己因为想到成为什么“班级保卫者”的念头而引发的有点歇斯底里的大笑②。他并不是个英雄。

“你认为他们打算把我们关多久?”他漫无目的地琢磨。三个住在寄养家庭的孤儿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优先处理事项,更不用说其中的两人有过犯罪记录,而第三个则有着盲目乱撞的名声。

Bucky耸肩,挪动了一下,Clint能感觉到他的侧面蹭过了他的头部。

“你觉得还有啥更好的地方么?”他拖长了腔调问,而Clint咧嘴一笑,嘴唇上还没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上帝啊,他爱着他的这些朋友们。他还是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能够幸运到先认识了Bucky,然后他最好的朋友或者说形影不离的挂件,Steve Rogers,他为了抗议原来的学校开除了Bucky而转学过来这里。他们三个很快地就和Nat形影不离;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Nat周三有舞蹈课,她此时此刻一定是和他们在一起的。但是,另一方面,如果Nat也在的话,他们没准就不会在这里了——关于这个,她曾经喋喋不休地抓着他们讲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CLint回答,在坚硬的长凳上舒展身体并且找到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待在他俩身上。“嘿,Steve,你还好么,兄弟?对不起我——”

“如果你要为帮Peter出头这事儿而向我道歉,咱俩就没什么可说的了。”Steve用他那让人惊叹的低沉声音说到,这声音总会让人受到惊吓,对比他那阳光有朝气的外表。他的话把Clint咕哝到一半的道歉完全掐掉了,而同样参与进来的还有Bucky带着点宠溺的一句“傻瓜”。Clint躺了回来,温暖和快乐的感觉蔓延上来,多多少少地还带着点满意。他已经没什么可失去了,除了这四个他最关心的人的友谊,而这短期内看上去还是很稳固的。

当脚步声停在他们这小小的房间外的时候,他们三人都抬眼看了过去。Tony Stark正站在门口,嘴角带笑,眼神却同时带着善意和一种奇特的坚定,

“好啦,小家伙们,这次你们把自己捣鼓成啥啦?”

他们三个交换了下疑惑的眼神,而后Steve挣扎着站起来,同时推着Clint坐好。

“嘿,Tony,”他说,有些犹豫,但是带着点开心,就是种只有Steve自己才能表达出的感觉。“你在这里干什么?”

Tony耸肩,精明的眼神扫过他们每个人,评估着他们的伤势。在和Steve眼神相交的时候,他眨了眨眼。

“哟吼,你有个青色的眼眶啦伙计。Coulson打电话给我,说是让我马上到这里来,但我得告诉你,我今晚是有计划的,这计划还包括一个总和Coulson一条战线的女士,看上去她完全不打算让我等到吃完晚餐再过来。”

Coulson这个名字像是敲响小铃铛一样敲醒了Clint,但他从来不擅长课堂外这些八卦或者学校新闻之类的事情。他大概应该知道Coulson是谁,因为Steve和Bucky都点了点头——并且用一种奇怪的方式斜着看了他一眼。他纠结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Bucky为他们所有人问出心底的问题,把Clint集中于想要找出真相的注意力分散了出来。

Tony挠着他那可笑却又好看得让人有点烦的小胡子。“不知道。Pepper说你们救下的孩子是她的表兄弟或者别的什么,你们大概能去医院里问问他。”

Clint因为这话直起身子,内里发冷。“医院?”他问,一切糟糕情况在他脑海里一一上演。

Tony手掌向着他们,做出了个标准的“别打我”的姿势。“就是个检查。你们待会也得过去,他只是有一点点瘀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种更沉重的脚步声渐渐靠近,有个身形高大的独眼龙踱步走进这里,停在了Tony身旁并抬眼看向他们。三个狱友不约而同地往墙边一缩。他那奢华的,做工考究的黑色西装看上去能抵得上Clint十年的补贴金。

“噢,对了,小子们,来见见Nicholas Fury先生,Stark家族的出庭律师?你觉得怎么样,Nick?”

“Nick”看起来非常想要把Tony的头咬下来再用力咀嚼直到他的颅骨变成粉末,然而,出于某种原因,他并没有爆发出来。

“他们没事。”他说,每一个词听上去都那么犀利而专业。“事实上,他们在纠结是给这仨一个警告还是一个褒奖。当心点,小子们。”

Bucky和Clint挣扎着站起来,走到铁栏边上,站在Steve两侧。Steve立正站直,双手背在身后,虽然他身材瘦小,身高才5英尺出头,但他直视Fury的眼睛,完全没有退缩。

“谢谢你,Fury 先生。非常感谢。我们欠你的。”

Clint和Bucky 看着Fruy的表情,并没有错认那一瞬间的柔和。

“Rogers,对么?”他说,一边嘴角翘起成一种带着危险的微笑。“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你的事。这几天你过来找我一趟吧,我猜我们可以聊聊。”

“当然可以,先生,”Steve礼貌地回答(以及他确实就是这么想的,Clint敢肯定。这家伙就是这么有胆量。)

这时,一个高高瘦瘦的,正在值班的狱警拖着脚走过来,终于打开大门放他们离开了。

“嘿,谢谢你,伙计。”Clint经过Tony的时候安静地说。“呃,也谢谢您,先生。”

他努力地无视了Fury那毫无波动的眼神。

“别在意,”Tony轻巧地说。他根本不算是Clint的朋友,那可是Tony 该死的 Stark,当之无愧的舞会国王以及未来的天才百万富翁,连Nat 都这么确信着,尽管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轻蔑,喷着鼻息。“我只是看在你这么有胆识的份上才帮你的,Barton,跟七个光头党干架,来,握个手。”

Clint 抓住他伸过来的手,握了握,觉得更加困惑了,脑袋里充满了某种,仿佛错过了什么的不安定感。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末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