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曰

墙头太多列个表吧~
小说:瓶邪,顾飞,全职伞叶周叶
日漫:亮光,海城,大豆,学园双娇娃【这个是超爱不过太冷了】,土银,一拳超人 杰埼,1827,封神杨太【←这个也冷哭了】,王样老师,赤新
欧美漫:蝙超,丁丁历险记
各类剧集:福华,SV LexXClark,ST KS,无间双龙
国产剧:9475鼠猫,The Red 徐天,小李飞刀
电影:速激DB,MI4 EB,鹰眼,天塌S00,星战枪棍
游戏:生化危机,古墓,东方project
霹雳:漠御
抬头一看爬了好多墙
以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吃RPS,不吃RPS,不吃RPS】【友情向可以,其他还是免谈吧】

【探鹰】【无授翻】Clint Barton收到的五个匿名生日礼物(一)

 Five anonymous birthday presents in the life of Clint Barton (and one time he knows exactly who it's from)by sirona for torakowalski 


依旧,无授权。。。翻完去要,如果作者不同意就撤文。。。。

很可爱的故事,中学AU!的clint和coulson,还有Steve Natasha和Bucky、Tony、Bruce串场,还能看见作为大学校长的X教授和Tony的监护人Fury。总之是超级可爱的设定啦!Phil的行为简直是斯托克哈哈哈哈哈哈哈


弃权声明:原作属于漫威,故事属于作者sirona,某只有爱和牛津词典!!!一切不顺畅不舒服都是某的错!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正文================

1. 15

他的柜子里有一堆茶杯蛋糕。Clint狐疑地盯着它们,时间长得足以让他最好的朋友Natasha的耐心消失殆尽,于是她用胳膊肘推开他看看到底有啥—— 至少她似乎忘记了他在上周的那场架里遭受的连击。那次他只是没法让自己对那个被小霸王们围攻的孩子袖手旁观。他甚至并不认识那家伙,但他个头比他小,而且,尽管态度高傲,从他的眼神里还是能看出他那真实的惊恐,而Clint?他从来没法对这些视而不见。他的肋骨依旧酸痛的要死,但他没让自己呻吟出声来——因为这样的话Nat会有罪恶感,而他讨厌被别人关心。他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对此做出回应。

Nat,非常幸运地,没注意到这些,只是被那十三个完美的小蛋糕完全吸引住了,每个小蛋糕上还用糖霜写了字母,“HAPPY BIRTHDAY”,用上了所有的彩虹色。

“哇哦,”她叹道,听上去对此很是印象深刻,有些困惑,以及明显地对Clint的爱物虎视眈眈。他抑制住自己想要把这些茶杯蛋糕收拢进怀里,露出牙齿嘶嘶警告“这是我的”的冲动,虔诚地把它们从柜子中间的隔板上拿下来。那里放了张干净的硬纸托盘,把小蛋糕支撑起来好让他刚好能看见。这是他得到过的最贴心的对待了。

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因为他脑海里所有的词汇都干涸了。先不提他的占有宣言,说实话,他在琢磨着是不是什么人搞错了,把这些小蛋糕留在了错误的柜子里。他们的学校真的很大,他敢打赌有至少两个人的生日和他在同一天。他环顾四周,但门廊里塞满了人,几乎不可能找出某个在特别关注着他的家伙。

“哦,上帝,它们看上去真不错,让我吃一个吧。”Nat哀求道,伸手去够托盘。就在最后一秒,在她的手徘徊在半空中的时候,她没有任何解释地收回手来。她看着他,眼里带着令人惊叹的光芒。

“你知道的,我又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了。它们是你的蛋糕。”

听着她的话语,Clint觉得胸中有种古怪的安定感。他的。他不太记得最后一次拥有什么完全属于他的东西是什么时候了,更不用说是这样美丽的点心,显而易见地花费了大量的心思。没错,那些字母的边缘有些抖动,但是,该死的,Clint从来不会对礼物挑三拣四的。

“为什么?”最后,他声音粗哑地问。他当然知道不要对Nat那瞬息万变的脾气表示质疑,他只是......

Nat耸耸肩,用她的肩头撞了他一下。“也许就是有什么人想为你做些什么呢?”

Clint盯着她。“谁?”他问道,无视了她在他的语气下那小小的退缩。他有种特别不舒服的想法;他差点尴尬地,结结巴巴地问出是不是她送的,不过她接下来拍了拍他的脑后,沉下脸来,然后那个奶酪马克罗尼意面事件从他为了自我保护而放逐的记忆深处浮出表面。他想起来她完全不会做食物,不确定这个钉在他内脏上的结论到底是解脱还是失落。

“Clint Barton,我们是不是还得再来聊一回?”她咬牙切齿地说,而这次轮到他退缩了。

“上帝啊,别再来什么激励的话啦,仁慈点,女人。”他喃喃道。她看起来满意了,而他庆幸自己逃脱掉一场关于他的想法的深度谈话,呃。

“嘿,”她说着,忽然若有所思。“没准是你上星期救下来的那个男孩?”她的眼神下移,意有所指地看向Clint的身侧,而Clint意识到,除非必要,Nat从未真正“忘记”什么东西。

他回忆起那双带着挑衅的蓝眼睛,还有那男孩忧虑地看着他的方式,直到那双眼睛瞳孔扩大,意识到Clint并不是要加入他们。他微微笑着。那男孩不可能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他甚至不知道那男孩的名字,因为他们不得不在老师们冲过来打断这场斗殴的时候赶紧溜走——但是,噢,Clint不能否认这不是件好事。

他耸肩。“我又不是什么救世主,Nat。”他轻轻地说,对着她摇摇头,她发出了怀疑的声音。

最后,他吃掉了那些茶杯蛋糕,用尽方法,尽可能长时间地品味他们的滋味——但这也仅仅坚持了两天,因为他一直在找借口经过他的柜子,而一旦他站在那里,他的自我控制就丧失殆尽。它们非常美味,而他只是希望什么人会走出来宣称它们的所有权,承认自己拥有这些无私的小礼物只会让他觉得困惑,并且给他带来一种令他胸口发痛的伤感。

就算如此,这个生日给他带来的喜悦依旧持续了好几个月。

2.16

“嘿,你是Barton么?”

Clint在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瞬间转身,完全地凭借肌肉记忆让自己的被贴着墙壁。已经有好几个月——到现在为止差不多有一年时间了,真的,他在这里不再感觉到有任何威胁,但是习惯很难改变,而他从没见过这个有些犹豫地走到他面前的家伙。

“我是,”他小心地表示同意,琢磨着他刚刚到底承认了什么。

那家伙僵硬的姿势稍稍放松了一点,但是,这已经足够古怪到激起Clint的兴趣了——因为一般来说不会有人因为证实了这种事情而觉得高兴。他很高,有一张引人注目的脸,嘴唇微翘着,还有一头浓密的,深色的,到处支棱着的头发;他的肩膀让Clint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而他本身也是最近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反应①。这人一只手捏紧他的背包的带子,另外一只手则一会放进牛仔裤的口袋里,一会又拿出来靠在臀边。

“我......能帮你做些什么?”Clint鼓起勇气问,带着点好奇。

那人嘴角翘起,露出一个Clint见过的最惹火的微笑,而他又一次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伸向脑后抓了抓头发,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难为情;Clint只好立刻地,让他颇为恼火地,缴械了。

“Phil Coulson说你可能会乐意带我到周围转转。”他说。“我昨天刚到这里。名字是Bucky。Bucky Barnes。”

他伸出一只大手,而Clint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

但还有个问题。

“Phil Coulson到底是谁?”Clint嘟哝着,然后马上想要打自己一下,因为Bucky的脸拉了下来。

“喔,我——我很抱歉,我以为他——呃,他是你认识的人?你看,你没有义务非得带着我到处转,哥们,我确定我自己也能——”

“伙计,”Clint插了进来,手指插进头发,并露出一个让他自己也很惊讶的真诚的微笑。“没事,真的。我很高兴能帮你,虽然我得警告你,我不是这个学校里的名人什么的。你和我待在一起没准会让你的名声直落。你知道,如果你的目标是成为舞会国王什么的。”而这完全有可能,这家伙是那么的火辣。

他也明显地迷惑的彻底。

“你看,兄弟,我不知道我给你的第一印象是啥,不过我绝对确定我自己不是个名人先生,第一,我并不认识什么特别挑剔的人,第二,循规蹈矩的家伙也不是我的菜。我是因为打破了个傻X的下巴才被赶出原来的学校的,就这样。”

“伙计,”Clint敬畏地说,“那人做了啥?”

“他不知道‘不’的意思就是‘不’。我给他上了一课。”Bucky那凶狠的,带着满意的低沉声音让Clint的内心唱起歌来,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家伙了。

“好吧,让我们开始你的游学旅途吧!”Clint说着露出牙齿,笑容明亮。

他敢说,接下来会是有趣的一年。


① 原句 his shoulders make Clint swallow in a way that he has only recently begun to place. 纠结了很久,最后请了场外援助 @月桂献给光明的女战神 太太的帮忙才明白是啥意思【不过这位太太不是圈内人大家请不要去打扰她】

顺带一提,这句话其实在暗示Clint大概不久前才发现自己是个gay嗯。。。好微妙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末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