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曰

墙头太多列个表吧~
小说:瓶邪,顾飞,全职伞叶周叶
日漫:亮光,海城,大豆,学园双娇娃【这个是超爱不过太冷了】,土银,一拳超人 杰埼,1827,封神杨太【←这个也冷哭了】,王样老师,赤新
欧美漫:蝙超,丁丁历险记
各类剧集:福华,SV LexXClark,ST KS,无间双龙
国产剧:9475鼠猫,The Red 徐天,小李飞刀
电影:速激DB,MI4 EB,鹰眼,天塌S00,星战枪棍
游戏:生化危机,古墓,东方project
霹雳:漠御
抬头一看爬了好多墙
以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吃RPS,不吃RPS,不吃RPS】【友情向可以,其他还是免谈吧】

【探鹰】【待授翻】These Things Happen(上)

These Things Happen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5372#work_endnotes

by lavvyan

Clint的舞技糟糕。不过看上去那位幽灵对此不再在意了。

那位歌剧院幽灵对年轻的男高音Steve Rogers很感兴趣。Clint并没有嫉妒。

一点也没有。


作者有话说:

我把自己的生活大爆炸同人写进死角里且卡文了,所以我从记事本(真真正正用纸做出来的那种)里挖了半天然后这个古典范儿的梗击中了我的灵感女神。现在我的手好疼。没有beta,所以请别在意文中的时态和那完全不现实的关于歌剧的描述。


=========================================

授权申请ing



弃权声明:依旧同前,人物属于漫威,故事属于原作者太太,某只有爱和牛津词典!!

无授翻,但是我记得作者开放了授权。。。先翻出来再说


=============================

Clint想要尖叫。他想要砸东西。他想把Steve Roger的笑脸钉在墙上,然后去买把便宜的弓,把箭射进他的眼窝。

他喜欢把这想成是一种人格的成长,虽然并不是。

还有,Steve实在是太讨人喜欢啦,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的那种讨人喜欢。

“你在自怨自艾。”Natasha在排练后跟他说,而Clint跳起来,拉着旁边那几个兴致缺缺的舞者转了几个圈。

“我不知道你在说啥。”Clint撒谎说。

他回到更衣室,不过那里并没有什么被认真折好的留言贴在他的柜门上,或是放在他的鞋子里,在他的牛仔裤兜里。什么都没有。

Clint的舞技很糟糕,不过看上去那个幽灵对此不再在意了。

~~~~

Clint并没有打算成为巴黎歌剧院的舞蹈演员。他原来是个弓箭手和杂技演员,有时候还会充当下跑腿的,但是后来Carson决定裁员,于是忽然间Clint就失业了——在欧洲大陆的正中间。

他想方设法跑到巴黎去找Natasha抱怨——大概也想看看他是不是能加入太阳马戏团[1];他可是相当棒的——但是她并没有用便宜的伏特加把他灌醉,而是利用了她首席女高音的地位或者不管是啥的别的什么,给他在歌剧院找了份打杂的工作。

“你会适应的,”她说,“这里很多很多的戏剧,”而Clint明显地很勉强地接受了这工作,他现在有了个雇主了。至少她会确保他的吃住。

所以他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跑腿,某种意义上他还是蛮喜欢这工作的,直到有一天,在他无聊地检查后台所有的的绳索和电缆的时候,他忽然决定了,该死的,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对吧?他等到了熄灯,然后试着在绳索上荡来荡去。


他做到了。这很好玩。直到他在三个连续后空翻后平稳落在了舞台上,双手高举,仿佛拿着一把夸张的弓箭...然后发觉自己正面对着那个带着面具的歌剧院幽灵。

“嗯,”Clint说。

“你很灵活。”那个幽灵说。他的声音很平静,美式口音,蓝眼睛藏在了那个遮住他整个脸庞的白色的,没有笑意的面具后,闪烁着,仿佛他正在微笑。

“你有没有想过在非传统舞蹈领域开创个事业?”那个幽灵这样问。他穿着一件正式的黑色西装。后来,Clint发现,这个幽灵总穿着西装。

“Hfahzzz,”Clint回答。

两天后,他成了芭蕾舞团的一员。

~~~

歌剧院魅影,人们会告诉你,是经营这地方的人。他会插手表演事务,还会用措辞礼貌的留言进行反馈,并且,如果你听到他说话,而且他很喜欢你,那么你在这里的事业指日可待。

如果他不喜欢你,他会把你杀掉。

~~~

Clint回到家。他凝视着冰箱,但他并不饿。没有一张DVD是他想看的。而他讨厌法语节目。

他用手指敲着Nat的餐台,抿住嘴巴直到它们被牙齿咬得生疼,然后他决定,去他的。

他出门的时候拿上了点东西,然后在楼下的面包店前面停了一下。

他回到了歌剧院。

~~~

除非有Natsha威胁,Clint从来不是那种会接受他人善心的人。所以在他那让人惊奇的调动当晚,他等到了所有人离开,然后坐在舞台边上,让双脚在交响乐池上方晃荡了几个小时。

最后,有个礼貌的声音问,“你在等什么吗?”声音里透着种笑意。

Clint看看四周,不过幽灵并没有出现在他能看到的地方。“那个,”他回答,“谢谢你提供的工作,什么的,不过我不会跟别人说这个的。我不需要你的贿赂。”

那个幽灵安静了一会儿。

“你说你不会告诉别人的是什么?”他最后问。这次不再带着笑意。

“你并不是幽灵。”Clint说。“你只是个很擅长让自己藏在墙后面的人。很奇怪,大家都觉得你是‘漂浮着的’却没人想到‘秘密通道’。”

没有回答。

“所以他们真的想要摆脱你的话,”Clint接着说,“他们只要,大概,用烟把你熏走。”他缓了口气。“不过我不打算跟别人说,所以你只要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继续你那夜色魅影,还有小礼物之类之类的把戏就可以了。”

整个舞台极度,极度安静了许久。Clint拒绝屏住呼吸。

“我现在就能杀了你。”那幽灵安静地说。

Clint对着黑暗的观众席微笑。“我真的不介意。”

他已经失去了他的家庭,他的工作,他多年来唯一的家。Nat很棒,但她不需要任何人。肯定也不需要他。

没有任何回答。

~~~

那幽灵不在了。Clint告诉自己不要失望。

他并不擅长说谎。

至少,他知道那幽灵在哪了:那家伙躲在了Steve的梳妆室的镜子后面,教授他要怎么利用他那‘美丽的男高音’。Clint才不嫉妒呢。

依旧是个糟糕的谎言。

他叹气,往剧院最深处他那小小的,并不真正是个公寓的住处走,然后发现了四套被丢弃的,非常需要干洗清洁的西装。

我不知道你没有我的时候到底干了啥,他在那张配套的两把椅子都坏掉了的桌子上的便条本上潦草地写道。然后他生气地把便条撕下来,团成一团塞进口袋里,接着他写道,该死的去吃点东西。他把那字条也撕了下来,贴在那包装着羊角面包,法棍[2],果酱,黄油还有些别的什么他买到的东西的袋子上。他带上西装,决定那个幽灵的生活还需要些维他命——他下次会带过来些水果的——然后离开了,觉得自己并不像原来那么满意[3]。

直到他回到家,他才发现那张团成一团的字条已经不在兜里了,大概是丢在了去干洗店的路上。

希望是丢在了去干洗店的路上。

擦。

~~~

他在脾气暴躁的状态下度过了第二天。他的舞蹈还可以——至少他不需要搞定那些荒谬的芭蕾舞步——但这对他那糟糕的情绪没有任何帮助。

他回到柜子前,发现上面贴了张字条,折得很整齐,但整张纸都皱皱巴巴的。他的心猛地一沉。

他那手写的,看上去一团糟的 我不知道没有我的时候你到底干了啥 正盯着他。在那下面,相较之下非常整齐地,只有五个字。

我也不知道

“哦去你的,”Clint说,不过他在微笑。

~~~

第一张贴在Clint的柜门上的字条出现在他对那幽灵表达出“见鬼去吧”的想法的第二天。

“哦哦哦,那个魅影给你留言了!”另一个男舞蹈演员尖叫道——他们确实没什么别的词儿了——然后,忽然间,Clint成为了一大片窃窃私语的海洋中间的一个孤岛。看起来,窥视魅影给别人的留言好像不太吉利。

Clint翻了个白眼,还是打开了那张纸。

你误解了我的意图,那张纸上写着:我只是想要鼓励人才

虽然你的转身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才没有,你个混蛋,”Clint沉默了一秒,气冲冲地对着字条说。旁边的舞蹈演员四散开来,大概是觉得Clint肯定要遭雷劈。

他并没有被劈倒,过了几个小时,他站在舞台上大声说,“我的转身很棒。”

“你的重心太靠后啦。”那个幽灵在黑暗中的某个地方回答。

Clint花了一整个小时来证明他是错的。

~~~

Steve Rogers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人,尽管他有种刻薄的幽默感,他很聪敏,好玩,还拥有最阳光的微笑,有最火辣的身体,以及近年来最棒的声音。

他还有Tony Stark,不过每个人都得有点瑕疵才会更像人类。

而那个幽灵讨厌Tony Stark。

“那家伙是个威胁,”在他还有时间和Clint聊天的时候,他告诉Clint。并不是说Clint会觉得苦涩。“他会让所有的女演员去演魔笛。他会让Pamina跳钢管舞[4]。”

“没准他会给这里所有的东西投钱,把这里变得更好呢,”Clint说,“他只是刚买下这地方。也许他会带来些有名的人。不过没人能比Natsha更好。”他忠心耿耿地加上这么一句。

好吧,Clint式玩笑,因为Stark买下了Steve。而那幽灵爱着Steve。

又一次。Clint从来没能把好的东西留在他的生活里。凭什么这次会不一样?

~~~

Clint回去还西装,还带了些苹果。

那幽灵不在。

~~~

Clint已经习惯于那幽灵一直待在周围的状态。他在剧院等到所有人离开,然后那幽灵会批评Clint的每一个舞步,带着种温柔的讽刺,还有成吨的耐心,直到Clint觉得自己更像是个真正的舞蹈演员,而非一个错位的马戏团表演者。Clint会装作对歌剧音乐完全不了解的样子——当然他了解一些;他并不是完全没文化——而后那幽灵会安静地表示绝望。这很好玩。

然后,那幽灵不再出现了。

“你好?”Clint对着黑暗的观众席,对着那些空无一物的箱子询问,“你在么?”

什么都没有。

那个晚上,他离开了,带着种奇怪的不满,然后第二晚也是这样。到了第三晚,他决定,等待并不是他的风格。

他沿着墙壁摸了过去,感受每一个装饰柱,查看后台所有的隐藏的小路。当他发觉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开始探索观众席。最后,在5号包厢,一面仿罗马装饰的墙上,有一串葡萄看起来有一点点松动。当他按上去的时候,墙壁上窄窄的一部分转动着打开了。那幽灵的应急手电筒藏在了那后面。

Clint穿过狭窄的通道,沿着灰尘最少的岔路走。剧院安静得恐怖,而他的脚步声听起来异常地响。他迷路了两次,第一次停在男演员的更衣间,第二次跑到了经理办公室。不过他成功地原路返回,最后发现自己站在了……

站在一个该死的湖边。

在一个该死的歌剧院正下方。

“该死的欧洲。”他抱怨道。

然后他找到了几艘小船。

~~~



[1] Cirque du Soleil 太阳剧团,太阳马戏团,索拉奇艺坊,加拿大娱乐演出公司,也是世界最大的戏剧制作公司←现实中是有这么一家公司,不过这里的这个应该是虚构的?不确定

[2]baguette rolls 前面是法式长面包,后面是小圆面包,组合起来是啥意思

[3] felling even less satisfied than he did before.這句感覺翻得不對啊。。。

[4]Pamina歌劇魔笛的女主角,夜後的女兒,是位公主殿下。。。嘛,她跳鋼管舞的話⋯⋯確實會很挑戰Coulson的神經。魔笛的女性角色其實就幾個,这里的话。。。估计Coulson其實是在抱怨Tony好色。。。以及亂來?【猜的,求指正】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末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