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曰

墙头太多列个表吧~
小说:瓶邪,顾飞,全职伞叶周叶
日漫:亮光,海城,大豆,学园双娇娃【这个是超爱不过太冷了】,土银,一拳超人 杰埼,1827,封神杨太【←这个也冷哭了】,王样老师,赤新
欧美漫:蝙超,丁丁历险记
各类剧集:福华,SV LexXClark,ST KS,无间双龙
国产剧:9475鼠猫,The Red 徐天,小李飞刀
电影:速激DB,MI4 EB,鹰眼,天塌S00,星战枪棍
游戏:生化危机,古墓,东方project
霹雳:漠御
抬头一看爬了好多墙
以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吃RPS,不吃RPS,不吃RPS】【友情向可以,其他还是免谈吧】

【探鹰】无人知晓(一)As If They Could Keep Him Away 未授权翻译

作者:riani1

翻译:末曰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34045

简介:Clint has his sources. And Phil needs him.

校对:阿飞【蟹蟹阿飞大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个beta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

警告:未授权,但是我自己挺喜欢这文的。

         英语渣,自由派翻译。。。。求各位太太指导!!!!!!!!!!!!!!!!!


=====================================================


当一个愤怒的、可怕的复仇者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厚重的装甲门前的两个保安似乎并不知道要怎么做——在他出示了一个当前流通的通行证和ID后,他们只好让他进去了。


Weaver探员不幸地第一个碰上了进门后的Clint Barton。“Barton探员!你怎么知道这个基地的!”


“他在哪里!”鹰眼后退了一步,手指抽搐。


“神盾的新设施并没有向复仇者开放,你是怎么通过的!”


他的手停止颤动。“Coulson.在.哪。”


“噢我的上帝,你到底是怎么知道——”


当他的手开始伸向身后的时候,Skye把头探出一间会议室。“我是不是听见——噢,感谢上帝,Clint!他一直在告诉我们别跟你说,然后问你在哪儿。”


Weaver躲到她身边的时候Barton甚至没有给他一瞥。“有多糟糕?”


Skye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很糟糕但他会好的。只是——会比原来的他少百分之二。”


Clint停了下来,闭上眼睛,些微晃动了一下。“谁干的?”


“我们的一个人救了他,以及他很幸运,只是失去了一只手。不,真的,这可能会更加,非常的糟糕。”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Skye的脸色沉下来。“我很确信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你,但是——太胡闹了。”


Clint观察着她。“个人的胡闹?”


“卷进这事的的就只有他,所以是的。”


“好吧。好像我一点也不熟悉这个似的。”他看看仍旧看上去很愤怒的Weaver,又回过头来对着Skye。“我能看看他么?能允许我看看他么?”


“唔,你是他登记的最亲近的亲属,你当然能去看他。”


Weaver听到她的话。“他没有被许可——”


“拿错规则手册了,Weaver探员,”Skye开口。她微微笑着,“他有通行证。”


Skye把他带进医务室里的时候他们被“鹰眼!”之类的窃窃私语环绕着。他环顾那些损坏了的设备和满是人的床位。“内战,嗯哼?”他静静地说。


Simmons在Skye能回答之前出现了。“噢,Barton探员,你来了。有人告诉你了?”


他稍稍对她微笑着。“我收到了个短信,不过我不想背叛我的线人。”


“不,当然不。他就在这里。”


Phil Coulson在床上躺着,床旁靠着的似乎是一架坏掉了的X射线仪器。只有最基础的监护设备,静脉通路也只靠着一袋盐水维持,而他的左臂末端被重重绷带包扎着,安放在毯子上方。穿着军靴的Clint试着放轻脚步,但Phil的眼睛忽然就睁开了。一个微笑,又马上被皱着的眉头抹去。Simmons溜开了。


“你不应该在这里,Barton。”


“我猜当你能做到的时候,你打算给我一个正式的谴责,局长。”Clint坐在了Phil左边的椅子上。“我还没意识到神盾的第一把交椅要求必须要失去身体的某个主要部分,长官。”


“这可不是件能列在公开的招聘启事上的事儿。你不应该在这里,Clint。谁告诉你的?”


Clint小心地吧手覆在Phil的右手上。“我的信息来源可是机密。以及我当然得在这里。”


监视仪上的峰值在Phil抬起头看向Clint的时候受到了干扰。“你可能会陷进麻烦里。”


“谁的麻烦?你是局长。”


“我有我自己的顾问——还有,我……”


“我会抓住自己的机会。而且我不能呆很久。”


Phil的手指移动着,直到Clint的手指也划入中间。“我失去了一只手,Clint。这是除了你的手之外我最喜欢的一只手。”


“所以他们还是给你磕着药呢。”Clint抓紧了Phil的手指。“我也很喜欢它。Stark对他从Barne那里得到的数据垂涎很久了,我打赌他会给你做个什么很酷的东西来修补你的——如果你能让我告诉他的话。”


“它可能会和我说话什么的。或者尝试取代我。”


“邪恶的手,”Clint窃笑着。他靠得近了一些。“我能呆在这里,你知道。低调的,帮你处理一些需要两只手干的事情。”他轻轻地吻着Phil。“或者那些只需要一只手干的事情。”


“衬衫下摆会是个问题。”


“还有开车。”


“我想着我可以让Skye当我的司机。”


“哇哦,爹地打算把车钥匙给她了?”


“哦,我可不打算让她开着Lola*飞*。”


“你也不让我开着Lola飞。”


“你在快速翻滚的时候连安全带都不系。那很疼,Clint。”


“我知道,亲爱的。”


“比Loki还疼。”


“这次你不需要用死亡来分心了,感谢上帝。”


“他把我的手砍下来了。用一把斧子。”


“很明显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你就会死掉。我更喜欢你没死。”Clint很快地转过头,有什么人安静地出现在了Phil的床尾。


Simmons举起注射器。“是时候再来点止疼药啦,”她低语道。


“是啊,我猜也是。”Simmons把药物注入静脉的时候,他回头看着Phil。“你现在可以小睡一会,Phil,暂时不会觉得疼啦。”


“留下来,好么。不然你会有麻烦的。”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合上了。


“我会在这里。”


Clint等了一两分钟,然后看向Simmons。“所以是谁把他的手砍下来的?”


Simmons抬起下巴。“这里没有人需要你来惦记。”


“所以他已经死了?”


“我以为你在这里是在担心局长。”


“Skye说过那是你们其中的一个。”


“就像我说的,这里没有人需要你来惦记。”Simmons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写字板。“我可以让你看看,关于如果局长的手不被移除的话会发生些什么的数据。”


Clint靠回椅子里。“不谢谢了。只是——别让我知道是谁,行么?我对那些用利器指着Phil的人可能会有些不好的反应。”


“完全理解。”她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会睡上几个小时,如果你想躺下来的话。我相信你知道他住在哪。”


“不了,我会留在这里。我还没有看够他呢。”他瞪了她一眼。“他会好的,对么?”


“是的,我保证。”


“保证什么的很危险。”


Simmons耸肩。“这就是我最近的生活。”她夸张地说。


“真是遗憾。”Clint严肃地回答。Simmons微笑着,离开了。


Series this work belongs to:

Part 1 of the Hawkeye and the Director When No One is Looking series 


评论 ( 9 )
热度 ( 26 )

© 末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