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曰

墙头太多列个表吧~
小说:瓶邪,顾飞,全职伞叶周叶
日漫:亮光,海城,大豆,学园双娇娃【这个是超爱不过太冷了】,土银,一拳超人 杰埼,1827,封神杨太【←这个也冷哭了】,王样老师,赤新
欧美漫:蝙超,丁丁历险记
各类剧集:福华,SV LexXClark,ST KS,无间双龙
国产剧:9475鼠猫,The Red 徐天,小李飞刀,沙海吴邪,无证之罪
电影:速激DB,MI4 EB,鹰眼,天塌S00,星战枪棍,无双复问,毒埃
游戏:生化危机,古墓,东方project
霹雳:漠御
抬头一看爬了好多墙
以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吃RPS,不吃RPS,不吃RPS】【友情向可以,其他还是免谈吧】

【探鹰】看火人 Firewatch 04

(四)

2012 September 怀俄明州 肖松尼国家森林公园


天色渐暗。

Clint站在一颗高树的树杈上,眯眼看向自己这几周以来的住所,而对讲机那头的Kim还在企图说服他不要贸然过去:

“万一那人有枪呢!你今晚可以过来我这边住的!”


Clint扒着树干,从上面滑了下来——多年的城市生活并没能消磨掉他的野外生存技能,这得归功于每年的童子军训练营以及某些不定期拜访的“朋友”们。

今晚出现的大概也是这么一位。

不过,会是谁呢?

离开纽约的事,Clint并未知会任何人。当时的他沉浸在悲伤里,满心只想要离开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根本无暇他顾。等他缓过那一阵想起来要和他的朋友报平安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前,人在瞭望塔里了,而这时的他除了手里的一台对讲机没有任何和外界沟通的工具。

——不过无所谓,反正他们总有办法找到自己的。

Clint这样想着,并没有感到太抱歉。


然后就有了这么一位不期而至的访客。

“嘿那家伙直接拿了本书躺你床上了!”Kim依旧在实时播报屋里的情况。他所在的瞭望塔和双叉站遥遥对望,拿着望远镜是能够观察到塔内的行动的。“这未免也太自在了点吧!!!!Clint你还在么?我现在觉得那家伙大概是不小心迷路到你那去了但是为什么要带着头套看上去还是很可疑要不Clint你还是过来跟我睡一晚吧我打电话叫骑兵过来看看……”

昆虫-植物学家神经一紧张就会语速颇快的开始一直叨叨叨,Clint实在没找到插嘴的机会,只好一路沉默着走到塔下。

“Kim,我现在要上去了,别说话。”

“你真的要上去?!”Kim好像比他本人还要紧张,原本飙到极致的语速猛地卡了壳,半天才憋出一句“小心啊”。

“没事的,不用担心。”他这样回答,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保险起见,他没走楼梯,而是从支撑瞭望塔的木架上直接攀上去。但当他小心翼翼探头往屋里看的时候,却只看到某个熟悉的红头套正自得其乐地靠在自己床头看书,手里还拿了罐啤酒。

屋里原来明明没有啤酒来着。

他推开门。


带着红头套的家伙闻声抬头,率先打了个招呼:“嘿哥们儿好久不见!”说着,手里还挥舞着一本《夜海钩沉》,是Clint从遍布山间的补给箱里捡回来的,Kim叮嘱过他看完一定要放回去,“不然下一个来这里的伙计可要无聊死啦!”——他这样解释。


“你总算回来了——这地方可有够无趣的!”不速之客大大咧咧地坐起身,随手把那本书扔到一边,指着遥远的另一个山头上的瞭望塔心不在焉地抱怨道:“那头瞭望塔上的家伙一直拿望远镜往这边看,你这里还有没有隐私啦!”

虽然是抱怨,语气里却不见一点不满,反倒颇有点自得其乐的意思。

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曾变化的家伙。


Clint忽地有了实感,来到这里后逐渐变得模糊的环境在这一刻不知为何清晰得无以复加,铺天盖地地扑面而来。

一股酸楚涌上眼眶。

他知道自己的表情大概不太正常,因为对方忽然就住了口,手足无措地怔愣着立在那里,带着点局促,一副想要伸手过来却又不敢的样子。

但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所以只好闭上眼睛,拼命让自己平静下来。

“嘿,Wade。”

他说。



2011 December 纽约


圣诞节永远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

但Phil的老板的召唤似乎总是来得不合时宜。

所以在这样一个大家欢聚在家的平安夜,Clint独自一人跑到街头闲逛。

不是说他在生闷气,他只是想要出来走走。Phil一直很忙,两人约好的行程已经不止一次因为Phil的临时加班而不了了之了。当然,Clint也可以自己搭飞机去温暖的南方度假,但Phil承诺过,圣诞节当天他一定会回家(然后第二天继续回去加班,当然),而Clint并不希望Phil在圣诞节里独自面对一个没有人的空屋子(或者继续回去加班)。

所以他还是留在了纽约,自己面对着这么一间房子。

当然,他没有在生气。


“你就是在生气。”

Kate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并且,毫无疑义地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

这姑娘的耳朵怎么就这么好?!


“我的耳朵一直都挺灵的!倒是你,今天怎么没带助听器?”

Kate一向是个敏锐的姑娘,视力非常棒(比她的耳朵更灵,当然,她可是鹰眼)。所以,她直接蹦到Clint面前,正脸面对着他,好让他这个可怜的,没带助听器的老聋子能看见她说的话。


“我就是想静静。”他挑起眉毛,Kate稍稍皱起眉头——大概他的声音有点太大了。然后这天杀的暴力姑娘一巴掌过来,拍得他膀子生疼生疼的。

“赶紧的,带上你的助听器!这可是圣诞节!”

“你怎么没去参加个圣诞舞会什么的?”他嘟哝着用长发姑娘递过来的湿巾擦擦手,从口袋里摸出助听器。

“那太无聊啦!”Kate摊手,“所以我溜出来找你来着……Phil不是不在家吗?”

“……你怎么知道?”Clint这下是真的诧异了,因为Phil是今天下午被一通电话叫走的。Kate的消息不可能这么灵通。

长发女孩咧嘴笑着,摇了摇手指。

“秘密~对了,咱们还有个小伙伴,看这里——当当当当~~~~”

然后某个带着圣诞帽白胡子还穿着红衣服带着红头套的家伙就这样从路口蹦出来: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看呐圣诞老人来啦!”


一点也不胖的圣诞老人蹦蹦哒哒地,还捧了一抔雪甩了Clint一头一脸。


“……Wade?”他抹了把脸,抬起眉毛。


当然是Wade。

这个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曾变化的家伙。



* Kim所在的瞭望塔叫做萨勒费尔 Thorofare Lookout

不过原作游戏并没提过这两座塔是不是能清楚看到对方……嘛,游戏故事里那座塔的主人是能看到这边屋里有没有人的,所以我就继续沿用这个设定啦

当然,从这个意思往前推,以Clint的视力,想看到那边应该也是非常容易哒~~

顺带一提,这个Thorofare在肖松尼国家公园是确实存在的,不过这是个Mountain,山脉,周围全是山。。。。


最后群宣一发!天花板上的拖延巢105228998 大家不来一发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末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