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曰

墙头太多列个表吧~
小说:瓶邪,顾飞,全职伞叶周叶
日漫:亮光,海城,大豆,学园双娇娃【这个是超爱不过太冷了】,土银,一拳超人 杰埼,1827,封神杨太【←这个也冷哭了】,王样老师,赤新
欧美漫:蝙超,丁丁历险记
各类剧集:福华,SV LexXClark,ST KS,无间双龙
国产剧:9475鼠猫,The Red 徐天,小李飞刀
电影:速激DB,MI4 EB,鹰眼,天塌S00,星战枪棍
游戏:生化危机,古墓,东方project
霹雳:漠御
抬头一看爬了好多墙
以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吃RPS,不吃RPS,不吃RPS】【友情向可以,其他还是免谈吧】

【铁鹰】Tony Stark与箭的奥秘



写在最前:
1. 第一次写他俩,OOC预警注意!
2. 极度放飞自我!这个梗从几天前就萦绕心头挥之不去某也没有办法!
3. 人物属于漫威,设定属于DND,某只是在玩


=======

最初注意到那件事的时候,Tony还并不太熟悉他的这位新晋队友鹰眼。
好吧,准确地说,大家对于彼此都是新晋队友,互不熟悉,所以在战斗时,Tony会稍稍注意一下队友的战斗方式,然后拜托Javis进行数据分析——毕竟是队友,这样的资料收集有利于之后的配合作战。
所以他只是在掠过鹰眼所在的大楼顶端时稍稍往那边偏头,以便Javis记录相关影像,于是刚好就看见那位神秘的弓箭手神情肃穆,搭箭拉弓一气呵成,飞速射出的箭矢直接击向正冲他飞过去的外星生物的坚硬外壳。
啊,没用的……那外壳太硬了……
——箭矢命中的前一刻Tony这样想着,同时抬手准备发挥团队精神帮自家队友把那只外星小龙虾打下来,但下一刻,那支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脆弱的箭支就这样轻轻松松,就像刺入什么松脆糕点一般直接穿透硬甲,插入外星生物的身体里。
下一个画面,就是整支箭矢炸裂开来,爆炸的气浪连带着把周围几只外星小龙虾一同掀翻开来的景象。
Tony不由地瞪大眼睛,发出感叹的同时抓住机会抬手射击,把剩下的那几只还没找着北的怪异生物一同送下地狱。
再回头看那弓箭手,这时已然拉弓对准下一个目标,对这边发生的爆炸恍若未闻,手臂肌肉绷得紧紧的,而后骤然放松,利箭脱弦而去正中外星生物的眼睛——这次没爆炸,目标因惯性往后栽下,无人操作的飞行器跟着失控的方向盘一路旋转击中旁边的几架飞行器——于是又见哗啦啦一堆外星生物从半空中跌落下地。
——真是跟弓箭这种冷兵器完全不相符的效率……
这样的想法滑过他的脑海。
同时落入眼底的印象还有弓箭手那强壮的、线条优美、令人浮想联翩的手臂。
不过这些想法只存在了微乎极微的那么几毫秒,之后便迅速地被战场瞬息万变的状况分析和策略淹没了。


再一次注意到那些箭矢,是在他们经历过好几次战斗,成为能互称名字的朋友之后了。
“鹰眼”“Barton”变成了Clint,又演化成莱格拉斯凯特尼斯桔梗戈薇丘比特这样不断变化的,带着点恶趣味的外号,而冷冰冰的“Stark”则成为了Tony,又根据弓箭手的心情实时转化成铁罐死阔佬铁皮人金闪闪红彤彤之类的乱来叫法。
Natasha对他们之间小学生般你来我往的外号游戏嗤之以鼻,不过看着弓箭手从纽约之战后的颓废中渐渐振作精神,着实也让大天才有种微妙的满足感。
嘛,能帮助朋友走出阴影真的很让人愉悦——所以他更起劲地和Clint拌起嘴来。
“嘿,小女巫,你的爆炸箭呢?怎么一直不见你用?”
Clint搭弓射击的姿势丝毫未变:“那是留在紧急时刻的王牌。”
“不会是用光存货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大天才调笑道。
“要多少有多少!”弓箭手嘴上说着,放出来的箭支依旧普普通通——当然,效率还是一如既往的惊人,每一次搭弓放箭出来总能带倒一片敌人。
确实是没必要用上爆炸箭的场合。
于是大天才转向另一个问题:“说起来,我好奇好久了,你是怎么分辨你那一堆箭头的?我看着它们好像都长得一样?”
“贴标签啊!”
弓箭手这样随意一答。
然后战斗结束,对话到此为止。

或者说对话本应是到此为止的。
直到后来某天Tony调出他们第一次合作时的影像来观看。
印象中,那是他们的莱格拉斯首次,也是唯一一次使用那种带着穿甲效果的爆炸箭。黑遍神盾局的大天才并未在神盾武器库中找到相关箭矢的资料或是生产情况,所以那只能是传说中的【鹰眼自制】箭矢啦。于是Tony手中的这唯一能看到这支自制箭矢的影像就显得弥足珍贵。
毕竟想要研究出更好的箭支作为圣诞惊喜,还是要了解一下原有产品的性能的——不然要是新产品的性能还不如原来的,岂不是糗大了?
大天才当然不会承认,这其实是因为自己绞尽脑汁也没能做出和他印象中媲美,具有相同穿甲效果还能爆炸得如此艺术的箭矢。
“一定是我记错了!”
大天才这样想着,指挥着Javis放映那段影像。
于是事实证明,即便是天才本人,也不应质疑自己的记忆力——Clint搭弓射箭,箭支破甲爆炸的景象一如他脑海里残余的印象那般流畅而富有美感。
所以奥妙都在那支箭里。
天才把那段影像翻来覆去看了N遍也没能分辨出其中的奥秘——结合箭支的轨迹和Clint那把弓箭的磅数的分析,这支“爆破穿甲箭”(对Tony决定以后就这么叫它了)无论是重量还是材质都和弓箭手所用的其它箭支没有区别。
这就很奇怪了。
所以,这支箭要么是神盾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新材料再加上某种大当量炸药做出来的特殊箭支,要么是Clint运用某种不为人知的技术对箭支进行了特殊处理——无论是什么,Tony对这种【特殊技术】的好奇心已然突破天际。
而且,还有一个小细节,Tony仔仔细细逐帧地看了一遍包含那支箭矢的所有影像,最后完全确定下来的只有一点——那支箭上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标签”,和弓箭手射出去的其他箭矢相差无几。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Tony跑到靶场去围观他们的莱戈拉斯练习。
“铁罐儿?你来做什么?”Clint歪头看他一眼,手底不停,两三下又射中几个移动箭靶。Tony对他这种一心多用的技能一直很是佩服——而且看这架势,靶场的随机靶的随机算法怕是又该更新了。
“这是我的地方,我想去哪就去哪!”
“哦!那刚好,你的移动靶场算法该更新啦!我好像已经搞清楚这堆靶子的移动规律了。”Clint抬手又是一箭,正中某个不知从哪个掩体后面冒出来的靶心。
……果不其然。
“我……这两天就更新。”Tony暗暗扶额,又提醒自己此行的目的:“对了,怎么不见你在箭上贴标签?”
Clint看了他一眼,皱眉:“靶场里又不需要什么特殊箭,为什么要贴标签?”
……好像是这样没错。
Tony只好换种问法:“但是战斗的时候我也没见你用什么带标签的箭啊?”
“因为最近都没有要用到特殊箭的场合啊。”Clint理所当然地回答,然后放下弓,看着Tony:“你这么关心我的箭做什么?”
额……“就是想看看……听说那些特殊箭支用起来很有趣?”
“噢!明天我把它们带过来给你看。”
说着,Clint又继续他的射箭练习去了。
Tony得到了保证,于是心满意足地看着弓箭手继续射中靶子,顺便陪着弓箭手拌嘴聊天。
然而,第二天,大天才发现,Clint提供的那一堆贴上标签的特殊箭矢里并没有他心心念念的“爆破穿甲箭”。
Tony仔仔细细把整个箭筒翻了个遍后,穿着拖鞋啪塔啪塔地跑到靶场。
“Clint!”
弓箭手回头。“啥?”
“你的箭里,为什么没有那天你用过的那个?”Tony挥舞手臂比划着,“就是,纽约那次,直接穿透外星人外壳还能爆炸的那支。”
Clint的表情空白了一下下,眨眨眼。
“那个。”
“是那个。”
“你要那个做什么?”Clint瞪大眼睛看着天才,表情迷惑。Tony不禁后退一步——这种无辜的表情实在让人不忍心逼问下去。
“……我、我就想看看……”
Clint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龇牙一笑:“不行,那是秘密武器,商业机密,恕不奉告~”
“Cliiiiiiiiiiint——”Tony使出狗狗眼哀求式攻击。
“不不不不能告诉你——狗狗眼也不行————————”
Clint大笑着跑到一边。
这场追逐最后演变成某种席卷整个大厦的捉迷藏游戏,并延续了一整个下午。虽然玩得很开心,但Tony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爽。
只有一点点。
虽然这一点点不开心在看到Clint神采飞扬地喊着“抓到你啦”而扑过来后也烟消云散了。

嘛,既然Clint不想提……那就算了吧。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小小的疑问被Tony藏在了心底。

直到某一次,好好的任务再一次地,出了幺蛾子。

他们原定的计划是帮助神盾搞定某个牵涉到外星人黑科技的犯罪团伙——然而事情进行到一半,红骷髅忽然跳出来,挥舞着某种奇怪的,类似发射器一样的装置。
接下来的故事相当混乱——他们的通讯器械全数失灵,Javis掉线,还有一群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外星黑科技机器人对他们发射捕捉网。Tony只好靠自己努力控制战甲进行战斗。
但失去了Javis的另一个问题在于,Tony失去了人工智能的全视角支援。因此Tony忙于应付敌人的时候并未能顾及到来自身后的攻击。
好在,Clint注意到了。
Tony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辆偷袭他的装甲车已经被Clint一箭射穿并炸裂开来,而朝他飞来的炮弹也被Clint的箭支撞到一旁。
然而大天才的心里正在被自己的吐槽疯狂刷屏:
我勒个去这不科学!!!!哪有箭支穿透装甲的!!!火箭弹都不一定能打穿好么?!!
天才科学家感觉三观受到了洗刷。
但接下来的情形并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提出疑问——那简直是有生以来最烦人的混战,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仿佛都被可疑的外星人科技植入导致防御力翻了不止一倍,而复仇者连同神盾内部全部因为通讯失灵导致场面混乱得一度失控,直到Clint和队长互相配合终于把东躲西藏的红骷髅那可疑的装置打下来之后,情况才好转起来——但这个时候,Tony的战甲能量也已接近告磐——于是他只好找了片空地先降下来,等待Javis控制充能装置过来。
然后他发现自己得到了近距离地观看了Clint对战那一群围着他的可疑外星科技机器人的特等席——只见弓箭手握着支箭就往中间那那表面坚硬的机器人脑壳上扎下去。理论上,那东西的密度和硬度高于地球上绝大部分材料,普通金属制成的利器并不能穿透这种防御,但那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箭就像切奶酪似的直接戳了进去。
Clint踩着机器人的肩膀,腰一伸腿一蹬就是一个后空翻,整个人跳出那包围圈——紧接着,那箭带着机器人就此炸裂开来,还把周围几个机器人一同掀翻,然后Clint三两下就用他那不科学的箭矢把机器人全部钉在了地上,还做到了箭箭命中要害。被钉倒在地的家伙们嘎吱嘎吱地努力移动,无奈被破坏了最重要的活动关节,于是既不能移动也无法举枪射击,完全成了一坨外星废铁。
Tony已经麻木了,条件反射地先喊了一句“干的好莱格拉斯!”,然后才想起来琢磨这种种的不科学之处。

然而直到战斗结束,整一天快要过去,Tony依旧没能想出来一个能说服自己的合理解释。

然后Clint无声无息地站在了他面前。

“Tony?”
大天才眨眨眼。Clint很少这么正经地叫他的名字,所以忽然来了这么一声让他不禁直起身子。
弓箭手眼神飘忽,看起来有点不安。
Tony忍不住站起来,抓住Clint的胳膊,想要通过触碰安抚他。
“怎么了?Clint?出什么问题了?”
弓箭手并没有躲开他的意思——这是个好兆头。
Clint的眼神终于落在了他身上。
“Tony……你看见了,对吧。”
大天才的第一反应是装傻否认,又再张嘴前一秒反应过来——
看到了?看到了他的箭么?
于是他张开嘴,闭上,点点头。
Clint耸肩。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既然你看到了,就还是……告诉你吧。”
话是这么说,但弓箭手完全不是一点没事的样子——眼神四处飘乎,一直改变着的站姿,怎么看都是在焦虑。
Tony差点就要违心地开口说“没关系不用解释真的这样就很好”了。
但Clint只是看向最近的摄像头:“Javis,能请你离开一下这屋子吗?顺便帮忙关掉监控和窃听设备,谢谢。”
“乐意效劳,Clint。”
……你什么时候跟我的人工智能混的这么熟了!
Tony忍住没抓着弓箭手狂摇质问其和自家人工智能的故事一二三,同时暗暗记了笔,事后绝对要调查清楚Clint到底怎么说服Javis直呼自己姓名的。
但眼下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
“嗯,怎么说呢……这可能有些不科学,不过确实存在的事情。”
【对对对你那支箭就是。】Tony的大脑目前依旧被吐槽病毒感染着。
这时,弓箭手深深呼出一口气,抬眼认真地看着他,蓝绿色的眼睛漂亮得就像宝石,让Tony实在很想上去吻一下。
“我其实……算是个法师,虽然是个半吊子。”
……法师?
Tony眉毛挑高,面前这个热爱近战的暴力鸟到底哪里有法师的样子?
像是看出来Tony的质疑,Clint挠挠头:
“妈妈去世的之前只教过我一点类似护体术之类的法术,之后我就再也没接触过相关的东西啦!不过我们这种法师跟电影小说什么的不太一样,硬要说的话……有点像DND游戏里面的法师?”
Tony一脸恍然大悟。
所以说,跟宅人对话就要用宅的语言。
“所以……你们的法术要有冷却时间……我理解的对吗?”
Clint想了想,点头:“差不多是这意思。不过我也可以把冷却好的法术敲进什么别的东西里。”
“比如说箭?”
“没错。”
“但你不是没怎么学过么?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在马戏团的时候,有一个法师在那里表演魔术。那时我个子比较小,你知道,表演的时候总是站在最上面,练习的时候无法避免会掉下来,所以我总是准备好一个防护术在……脑袋里,以备不时之需。”
Clint身体似乎稍微放松了一点。Tony希望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感觉太良好的缘故。
“有一次练习事故,我从上面掉了下来,虽然骨折了,但没有更重的伤害。他察觉到我用的法术,于是指导了我们一段时间。教授了我们一些冥想的技巧,还有一些实用的,类似身轻咒语之类的法术。但他并没有在那里呆很久,差不多半年后他就离开了。”
“enmmmm,所以你说的,把法术什么的敲进箭里也是那时候学的?”
Clint耸肩,“嗯。不过他只教了我怎么让箭支更坚固,能用的更久一些。那会儿我还是个学徒,练习用的东西都很旧。”
“那你现在用的'穿甲爆破箭'呢?”
Clint瞪大眼睛:“什么'穿甲爆破箭'?”
“就是你今天用的那个,能穿透装甲,还会爆炸的那种?”
Clint笑出声来,看上去终于放松下来。
“好吧你这名字起得……非常简单明了。那上面加了一个【坚固】,一个【无坚不摧】,还有一个【爆裂】。本来还想再加个别的效果的,但是材料本身经受不住。”他扮了个鬼脸,“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Tony有些意外。这么坦诚相待的弓箭手真的很罕见——这家伙通常会保持一定的舒适距离,同时圆滑地回避掉一切会让自己不舒服的话题。这种作风被Tony归结为“信任问题”——
所以为什么Clint忽然想起来要坦白这么件好像很隐私的信息?
“……你是法师这事儿……大家都,嗯,不知道?”
同样有着信任问题的大天才试探着问。
“除了我哥哥外,就只有Nat,Phil和Fury。Fury答应过我不会让这件事出现在任何现有的资料里,所以资料库里不会有这条信息。当然,现在还要加上你。”
Tony被弓箭手的笑脸煞到,差点忽略了这句信息量巨大的回答:“Phil……Phil是谁——啊!Coulson!你为什么能叫他——不这个不重要——所以说——等等——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我真的没问题吗??!”
“可是你不是……很想知道?”
“所以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Clint侧过脸,眼神又开始四处飘忽。
他又开始紧张了。
连带着大天才也紧张起来。
“Nat说,想要建立长期关系的话,最好还是坦诚些……我觉得,从这里开始就挺好的。”
某种热度悄悄顺着脖子爬上天才的脸颊——同样的,他也注意到弓箭手的耳尖稍稍红了起来。
“所以……”
Tony没有等到下一个单词,猛地把弓箭手拉到近前,亲上嘴唇,随即又放开仍在当机的弓箭手。
“这句话得由我先说——Clint,你愿意跟我出去约会吗?”


-Fin-



我居然写完了写完了写完了!!!
最后总觉得有点幼稚……不过他俩谈恋爱嘛……幼稚一点没关系2333333
然后,法师设定,嗯,其实来自Sherlock2010的某篇同人文提到的DND体系,地址见下:

家有悍夫【福华】
http://221dnet.211.30i.cn/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06&ctid=435&ucmidtm=1513388211.67

(喜欢福华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这篇故事~超可爱的!)

然后,这文,其实基本沿用的这文里的DND的设定……还更简化了,基本只剩下:1 法术需要提前准备 2. 有冷却时间,使用次数有限 3. 可以作为“刻印”什么的固着在物体上使之具有法术带来的效果,但这个固着过程也有成功率
嘛……总之就是极其简化的DND职业设定】详情请咨询度娘:DND职业
某末把它当作是个公共梗……如果大家觉得有需要某末就去留言要个授权?
总之……就是想写这个梗而已_(:_」∠)_
【原谅某的懒】

最后,喊一声豚豚的口号:
这个世界需要山一样多的铁鹰!!!




评论 ( 12 )
热度 ( 111 )

© 末曰 | Powered by LOFTER